主页 > 国际 > 美国大选幕已落剧未终,特朗普:将继续战斗

美国大选幕已落剧未终,特朗普:将继续战斗

佚名 国际 2020年11月11日

美国大选幕已落剧未终,特朗普:将继续战斗

第一军情作者:狼戈


美国总统大选幕已落却剧未终——拜登发表胜选演讲并收到了一些国家贺电,但是,特朗普坚持不会认输,还想通过控诉选举中存在的弊病翻盘。虽然舆论认为特朗普大势已去,连他的执政团队及共和党党内大佬也开始刻意与他拉开距离,不过,特朗普显然还想着“把战斗进行到底”。


特朗普不愿意离开白宫,也从没做好只干4年就交出总统宝座的准备。特朗普看似毫无意义的坚持,固然有着他不服输的性格一面,也有对权力眷恋的成份,但抛开这些来看,他确实还有很多的“遗憾与心愿”没有达成——一旦离开白宫,这一切无疑都将随着他的离开烟消云散。






特朗普的最大遗憾,肯定是他未能兑现“让美国再伟大”的承诺。不管当初特朗普仅仅是把这句话当作竞选的口号,还是他真的认为他的前任们把美国“玩坏了”,其实,特朗上台后真的是想在美国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从他自比林肯,从到他渴望在国会山上留下雕像,都是他内心真实的反映。然而,不得不说的是,特朗普没有做到,他4年来留下的是一个更加混乱与对立的美国,一个与全世界为敌的美国,一个让超高投票率的选民冒着疫情风险出门用选票将他赶出白宫的美国。事实上,不论有意还是无意,不论是能力问题还是大势如此,特朗普在任4年所做的一切,都不是让美国向着“再伟大”的方向前进,而是如美国舆论所言“让美国变成了全世界的笑话”。


特朗普的第二个遗憾,应该是他未能让这个世界“颠覆性重建”。这4年,特朗普怼天怼地怼空气,把世界带入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时代,让美国与国际组织、国际社会的关系带来巨大的破坏,他和他的幕僚们自诩这一切都是为了“颠覆性重建”,即构建一个美国凌驾于国际社会的“新秩序”以体现美国的“伟大”,然而,事实是,特朗普只是做到了败事有余,结果却是成事不足,4年下来,一个更加清晰的“后美国时代”呈现在世界面前,这显然不是让特朗普满意的结局。这根源于他基本理念的偏执,认识不到无论是美国还是他个人都没这个实力和能力把世界玩弄于股掌,想要以一国一己之力构建美国凌驾于世界之上的国际秩序,这本身就像唐吉诃德挑战大风车般的疯狂。






特朗普的第三个遗憾恐怕是他未能重启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特明朗普也曾对俄罗斯心怀一种特殊感情,然而4年来他不仅饱受“通俄门”的困扰,还在国内强大反俄势力的推动下,对俄罗斯追加了一轮又一轮的经济制裁,让美俄关系降至冷战后的最低点,还几次差点儿拔刀相向。随着他的离开,他将永远没有机会重启与俄罗斯的关系可能了。特朗普的显然低估了美国国内反俄势力的强大,低估了美俄关系的复杂。


特朗普的第四个遗憾无疑就是他对不起那些投票支持他的“红脖子”们。他心心念念的制造业回归最多只是半拉子工程,他承诺的就业奇迹成了镜花水月,“铁锈地带”更加锈迹斑斑。这也可以说不是特朗普的错,而是美国基本经济制度演变到当下的必然结果。特朗普的错误在于不应该认为能够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改变这一切,今后,特朗普将亲眼看着自己吹出的肥皂泡破裂,一如他离开白宫时的破碎的心。


特朗普的第五个遗憾应该是未能像他看不上的前任奥巴马那样在总统位置上风风光光地拿到诺贝尔和平奖。为了这个奖,特朗普见过不想见的人,也说了不想说的话,还发了一堆的推特,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奥巴马说一句“建立无核世界”——这怎不让特朗普“意难平”?






其实,特朗普的遗憾还能够说出很多很多。不过这一切的遗憾注定都将成为遗憾,哪怕特朗普再在白宫呆上4年甚至更多时间,那些事情他同样做不到。原因无他,美国已经不是曾经风光无限的美国,特朗普想在美国颓势之下做巅峰时期都办不成的事儿,这样的逆势而为就像西绪弗施推巨石上山一样,说悲壮是褒奖,说不自量力也许更客观。


世界大势浩浩荡荡,没有谁可以逆势而动。否则,只是随风而去,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标签: 遗憾   美国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