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世纪交易”下暗杀后,伊朗以色列沙特如何三国杀?

“世纪交易”下暗杀后,伊朗以色列沙特如何三国杀?

佚名 国际 2020年12月12日

“世纪交易”下暗杀后,伊朗以色列沙特如何三国杀?

11月30日,伊朗军人在德黑兰参加遇袭身亡的高级核物理学家穆赫辛·法克里扎德的葬礼。| 新华社


人工智能暗杀核能之父,以色列为何不予承认


11月27日在德黑兰街头被暗杀的法赫里扎德是伊朗核设施的设计者,在中东是个知名人物,在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时,伊朗总统鲁哈尼专门致谢过为核项目作出卓越贡献的功臣,法赫里扎德名列其中。目前,他已是核项目的顾问级人物。张卫婷披露,以色列总统内塔里亚胡几年前在推特上曾写过:请大家记住伊朗核项目的主脑人物法赫里扎德。这个细节更让人感到当时已布下草灰蛇绳的暗杀伏笔。


*最新细节披露,乃用人工智能锁定的精准暗杀


12月6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发言人沙里夫证实,暗杀伊朗核物理学家法赫里扎德的枪支,是通过卫星进行遥控的。事发当时,法赫里扎德的车行驶在德黑兰郊外的一段高速公路上,随行的共有11名安保人员,机枪3分钟内对他进行了13次射击。


第一辆车的爆炸,为的是消灭其保安,当时现场并没有恐怖分子出现,机枪被架在了一辆尼桑皮卡上面,对准了法赫里扎德本人的脸部,当时他和妻子两人只相隔25厘米,机枪通过卫星受到网络控制,瞄准时,使用了非常先进的摄像头和人工智能。当时,法赫里扎德的一号保镖扑到了他的身上,为他挡了四颗子弹,但他还是不幸中弹,受伤流血,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


事发后,伊朗不断追查,日前锁定了四名嫌犯,认定以色列是幕后主使。在叙利亚,以色列与伊朗军事力量常有交锋,伊朗要把火箭发射平台布置到叙以边境,以色列总能及时将其平台摧毁,并公开宣布是其所为,以为警告和军力宣示,而且以对其领土(戈兰高地归属尚有争议)的现实安全威胁为越境打击提供了部分合法性。而这次,以色列方面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张卫婷分析,以色列很难摆脱嫌疑指控,因为此前为破坏伊朗核项目进程,曾经多次在伊朗境内实施过暗杀伊朗核专家的案件,汽车炸弹是最常用手段。尽量不波及非军事人员的精确打击做派也带着以色列一贯的标签。综合来看,以色列有充分的动机和力量来执行类似的越境暗杀。


11月27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附近拍摄的伊朗高级核物理学家穆赫辛·法克里扎德遭遇袭击的现场。| 新华社


*不置可否两重用意:激怒伊朗,避免牵连美国


以色列的不置可否可能有两重含义,其一,默认伊朗方面的指控,以此煽动伊朗后续可能的报复行为,破坏美伊关系未来缓和的机会,最终封堵拜登新政府重返伊核协议的可能;其二,避免承担过多的国际指责,乃至将美国拖下水,从而使尴尬的美国政府迁怒以色列。尽管以色列有实施暗杀活动的能力,但是鉴于事件可能令地区安全局势急剧动荡需要美国救场,因此国际社会默认以色列必须事前已经获得美国的绿灯放行才敢实施具体行动。法赫里扎德虽然是伊朗多个核项目的设计者,不仅核项目具有和平性质,其人也已脱离核项目一线运营,目前还担任伊朗疫情防控的工作,因此也不能算明确的军事人员。因此暗杀与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的火箭发射平台不可同日而语。以色列一旦承认,在国际法和舆论上都会陷入被动。


反过来,与年初伊朗革命卫队领袖苏莱曼尼在伊拉克被无人机暗杀不同,类似的越境军事打击部分暴露了伊朗国内安全防护的脆弱性,暗示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下次行动的目标。一旦暗杀牵涉最高层,会否令伊朗陷入政局混乱或者采取过激的地区冒险行动,都将令地区局势更加复杂化。苏莱曼尼之后,伊朗通过发射导弹,实施了有限的反击,宣导国内民意的同时也极力避免进一步恶化美伊关系,展示了极为克制的态度。延续至今的伊朗战略忍耐的主要目的在于为美国新政府上台后,美伊关系缓解保留条件。


延续至今的伊朗战略忍耐的主要目的在于为美国新政府上台后,美伊关系缓解保留条件


拜登否决特朗普“世纪交易”?以伊、美伊博弈


张卫婷推测,以色列破坏伊美关系,除了断绝候任总统拜登重返“伊核协议”的可能性外,还想巩固特朗普主导的的“世纪交易”成果。


何为世纪交易?特朗普总统执政后,实施了自己的中东政策。2017年底,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于2018年1月28日公布了被称为“世纪交易”的“中东和平新计划”。根据美方制定的这一方案,耶路撒冷仍将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方案建议成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以耶路撒冷东部郊区为首都,巴勒斯坦实际控制的领土有所扩大(但仍远小于建国时的面积)。美以还将为落实“世纪交易”成立一个联合委员会。特朗普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对巴以问题“世纪交易”条款没有异议。阿盟明面上提出了强烈抗议,底下多个阿拉伯国家都采取了积极默许的态度。


奥巴马推动伊核协议有两个初衷,一是借用伊朗革命卫队打击伊斯兰国力量;二是希望能主导伊朗和平利用核能,诱导发生和平演变


“世纪交易”越过巴勒斯坦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以牺牲巴勒斯坦人的利益为代价,促进相关参与方的国内执政地位巩固。但事实是,特朗普连任失败,民主党人拜登赢得了大选。张卫婷指出,伊核问题一直牵动着各方的敏感神经,由于大国的复杂角力与博弈,伊核谈判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2015年7月14日,经过漫长而艰苦的谈判,伊朗核问题六国与伊朗在维也纳达成了历史性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伊朗承诺此后15年内将目前的浓缩铀储量降低至300千克,未来10年内大幅削减其运转中的离心机数量,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核实后,西方将解除绝大部分对伊经济制裁。


奥巴马推动伊核协议有两个初衷,张卫婷梳理:一是策略性借用伊朗革命卫队打击伊斯兰国的恐怖力量,当时同在北约的土耳其等盟国拒绝替美国去打击伊斯兰国;二是希望能主导伊朗和平利用核能,诱导伊朗发生和平演变从而颠覆伊朗政权。而美国又转回民主党执政,是否会推翻特朗普的中东政策,重返伊核协议呢?这成了以色列最大的担忧。因此,暗杀的政治意图显而易见。


拜登虽然不同于特朗普,但是核专家暗杀事件表明,拜登政府的地区政策很可能受制于各方势力掣肘,很难显著区别于特朗普政府。张卫婷分析,伊朗近日宣布将升级核项目,突破协议规定的铀浓缩水平,也透露出伊朗可能正在降低对拜登新政府的预期。如此,伊朗正在回归伊核协议达成的局面,需要不断单边升级核项目来迫使国际社会关注伊朗的生存和发展问题,从而寻求新的国际承诺和全面协议。


地区安全局势“抱团取暖”,背后是力量重组


从历史上来看,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因为宗教相异与民族相异一直有着壁垒分明的界限,在巴勒斯坦建国问题上,更是立场一致。1970年代末,作为阿拉伯阵营的埃及与以色列率先建交,激起了阿拉伯阵营强烈的愤怒,埃及继而被开除出阿盟。但是,在21世纪进入第三个十年之际,壁垒分明的阿拉伯世界在与以色列的关系上先后发生了松动。以前,卡塔尔邀请以色列人上半岛电视台的辩论节目,就引起舆论震惊;今年8月,以色列与阿联酋建交;近期,以色列媒体还爆出色列总理访问了沙特。人们对此好像都早有预期,反应也是见惯不怪。张卫婷认为,这与美国近年来持续从该地区撤出军事力量有关。如果说,在亚太出现RCEP签署是地区国家面对“美国优先”战略和疫情冲击采取经济上抱团取暖的话,那么,在美国拒绝承担领导角色后,中东地区出于安全需要也采取了类似的“抱团取暖”的策略,形成新的力量组合。


从历史上来看,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因为宗教相异与民族相异一直有着壁垒分明的界限


*伊朗两张王牌革命卫队和核项目渐渐失去优势


作为地区强国的伊朗,它曾有的两张王牌在渐渐失去优势。张卫婷分析了其衰败的缘由。


经由反恐战争,伊朗革命卫队进一步发展壮大,开进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将从阿富汗到也门和黎巴嫩的什叶派地区连贯起来,资助和组织当地什叶派武装,掌握了明显的地缘军事优势。在逊尼派眼里,当年约旦国王提出的什叶派新月地带威胁逐渐显现成型。因此,沙特等国石油设施和输出路线都处于什叶派力量近在咫尺的打击范围内,境内石油设施也曾多次遭到袭击破坏,因此有合理而现实的安全恐惧和关切。但是,一方面剿灭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带来人员伤亡,伊朗本国也遭到了恐怖分子的报复袭击。而在叙利亚等前沿地区,革命卫队也遭遇以色列优势空军力量的打击,进展缓慢。另一方面,战事停止后的大批阿富汗雇佣军也还需要重新安置,解决不好也是烫手山芋。在海外的军事行动大量消耗国力财力,而国内民众由于美国经济制裁,生活困顿,不满渐生,多次上街抗议。


伊朗在海外的军事行动大量消耗国力财力,国内民众由于美国经济制裁,生活困顿,不满渐生,多次上街抗议


另一张核项目王牌也因为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而遭重创。奥巴马执政后,随着伊核协议签订,伊朗逐步恢复石油出口,经济上困境得到部分缓解,但是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实施极限施压后,伊朗原油出口再次被掐。鲁哈尼初次上台时,拜访法国和意大利,希望引进汽车产线和飞机零配件,升级本国制造业和旅游业。但美国以制裁军事目的项目为由限制欧洲从伊朗进口石油,欧洲市场很难继续走下去。从南部经霍尔木兹海峡或者红海输出石油之外,伊朗本来有向北边经由俄罗斯和土耳其输出天然气这条融资渠道。然而叙利亚重建问题至今悬而未决,叙难民安置也就无法彻底解决,连带着土耳其和北约关系动荡,那么,通过土耳其将天然气管道输出到欧洲的设想与就无法实现。因此,伊朗花了大成本实现的地缘军事优势仍然需要花费大代价维持,短时间内很难被转化成经济优势。


由于长期受美国限制,加上疫情冲击,国际油价低位徘徊,加剧了伊朗的现实经济困难


张卫婷指出,伊朗虽然有大国雄心,但是它追求的是独立自主和永续发展,诉求具有正当性。前有沙特等出口国挤占存量市场,后有美国长臂管辖限制客户,加上疫情冲击和拜登新政府刺激新能源政策预期,国际油价低位徘徊。这些都加剧了伊朗的现实经济困难,影响其经济多元化努力,阻碍其开发8000万人口的国内市场。


*俄罗斯交好于以色列与沙特,暂难取代美国


在叙利亚局势与伊朗站在同一阵营的俄罗斯,不仅和土耳其、沙特保持良好关系,同时也是伊朗宿敌以色列的传统友好国家。


沙特和俄罗斯签署了石油减产协议,代表欧佩克集团和非欧佩集团和共识和合作。在今年年初,人都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的合作或者不合作会产生多大的世界影响。疫情抑制石油消费预期,沙特与俄罗斯减产协议延长谈判失败,触发油价暴跌,继而影响华尔街诸多基金的估值水平,激发抛售,导致股市暴跌。沙特和俄罗斯为了增进战略互信,还利用主权基金互持对方大型能源公司的股份。


俄罗斯和以色列亲密历史源远流长。以色列建国时,很多犹太人移民来自俄罗斯和前苏联。因此,两国仍然存在广泛的民间交流。目前,两个国家在农业、旅游和钻石开发上还有紧密的利益纽带。美国缺席的情况下,以色列直接面对叙利亚或者伊朗时,也需要俄罗斯做中介,踩一下刹车。而保持与以色列的关系,俄罗斯在与美国打交道时也可多一点回旋空间。


土耳其和阿拉伯国家关系比较微妙,总统埃尔多安和卡塔尔支持穆兄会,但沙特和埃及等国把穆兄会看成是恐怖组织,因此出现海湾断交危机。


俄罗斯和以色列的亲密关系历史源远流长,直到今日两个国家在农业、旅游和钻石开发上还有紧密的利益纽带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东地区的地面局势高度复杂,处于持续流变之中。俄罗斯近年加大在地区的投入,广泛介入地区事务,话语权有所上升,但是仍然难以填补美国的空缺。俄罗斯与沙特的能源合作抵不上特朗普给沙特的一个军火大单。在中东,安全仍然高于发展,以色列和沙特等国仍然习惯于找美国而不是俄罗斯解决安全关切。


*沙特等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相互靠近是否可持续?


如果说,以色列和美国的“世纪交易”是针对伊朗这个假想敌,那么,作为传统的阿拉伯国家,沙特冒着国内的反对声,背弃对巴勒斯坦的民族感情,主动接近以色列,并且也带动了部分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的缓和,这种态势,是否可取呢?换句话来说,所谓的地区安全的“抱团取暖”是否可持续?张卫婷继而分析了各国存在的经济压力和安全挑战。


对于以色列的内塔里亚胡政府来说,即将面临两年内的国内第四次大选,他对选民作出过的系列承诺,包括迁都耶路撒冷,消除戈兰高地归属争议,解决定居点地位问题等。这些举措,民主党总统奥巴马都曾经多次提出批评。因此,他想巩固“世纪交易”使之成为自己的政治筹码。阿拉伯国家靠近以色列,部分是出于安全自助,抱团取暖;更大的原因则在于刺激本国经济发展,打破经济多元化转型的僵局。


以色列内塔里亚胡政府,即将面临两年内的国内第四次大选,急切想巩固“世纪交易”使之成为自己的政治筹码


沙特作为传统石油输出大国,石油收入占其财政收入的90%以上。如今,拜登团队将气候变化作为政策优先议程,英国已宣布传统能源汽车退出时间表。因此,尽管目前大宗商品价格普遍反弹上涨,唯有石油价格仍在低位运行。为了应对这种不利前景,新王储上任后,开放娱乐业市场,允许妇女驾驶和进入足球场,试图开发本国消费市场,促进经济多元化。


在1930年代石油大开发前,朝觐相关带来的收入曾占沙特财政收入的30%多。今年因为疫情沙特曾关闭边境,暂停穆斯林到沙特朝觐,目前新的防疫政策有所松动,只需要朝觐者隔离三天即可。沙特西北部红海沿岸旅游资源丰富,以前因为靠近以色列边境,出于安全问题考虑久未开发。鉴于国内劳动力新增数量过快增长,王储将红海沿岸开发提上日程。沙特希望通过以色列巩固与美国安全盟友关系,方便拉动国际投资,同时通过以色列获得科技方面的支持。异见派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导致王储在国际上被孤立,连带国际招商也受到挫折,更加促使沙特靠近以色列。因此,沙特靠近以色列,国内阻力依然强大,所以沙特跟以色列不同,拒绝承认内塔尼亚胡的访问,但具有很现实的安全和经济利益考虑,可能会发展成为一个长期趋势。


伊朗保持战略克制,是想通过拜登取得与美国的关系缓和,最终解除制裁,实现国际地位正常化


相比较而言,伊朗保持战略克制,是想通过候任美国总统拜登取得与美国的关系缓和,最终解除制裁,实现国际地位正常化。但是鉴于地区局势相较伊核协议签署时已经发生较大变化,美国重新承认协议的必要性并不充足,条件也不充分,而且美国一直未放弃对伊朗实施政权颠覆的目标和努力。可以预见为了化解安全互掐的地区格局,突破国内经济困境,地区国家尤其伊朗和靠旅游和加工贸易为生、今年汇率大幅贬值的土耳其,作为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国家,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占据战略枢纽地位,很可能加速向东转。


作者:李念 张卫婷


编辑:钱亦琛


标签: 伊朗   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