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联网 > 花式P2P投资陷阱

花式P2P投资陷阱

佚名 互联网 2020年11月30日

花式P2P投资陷阱

P2P互联网借贷平台,自出现诞生以来,由于一直没有被纳入到现有的监管体系中来,行业中的乱象纷呈。主要是很多骗子平台以高收益为诱饵,虚构项目信息,设立资金池,借新还旧。从激进经营爆雷到直接诈骗跑路的事件比比皆是,e租宝、鑫利源、校园贷、月光宝盒等曾经炒得火热的机构生存一两年就纷纷跑路停业。


第一种:平台自融自保。


自融是平台发标为自身融资,自保是平台为投资人提供本息保障。比如快鹿系就曾用自己的影视公司,走自己的通道公司,靠自己的担保公司,用自家的P2P平台,最终投向了自家的《叶问3》。


下图为快鹿集团投资关系图


资料来源:天眼查


第二种:借新还旧。


这种骗局是典型的庞氏骗局,主要是通过借新还旧,偿还高额利息,一旦新增资金放缓或者停止进入时,整个体系就会崩盘。大部分P2P问题平台都有庞氏骗局的影子如善林金融、中融民信、钱宝网、唐小僧等。


其中唐小僧作为业内著名的四大高返平台,主要通过虚设债权、虚构借款人信息、虚假宣传的手段,以5%-24%的年化收益,向高达277万名投资人募集资金,入金总额160.45亿元,其中116.04亿元用于兑付早期投资者本息,造成最后11万名投资者高达50.4亿元损失。


第三种:违规进行线下销售。


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P2P这种形式的产品是不允许通过线下门店开展推介、销售业务,仅能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以及其他电子渠道上进行销售。但实际上有很多P2P平台另设公司,然后打着融资撮合中介的名义,将线下募集的资金“推介”给自己的P2P平台,进行变相的线下销售。


有180亿待付,曾经坚持不回应、不兑付、不清盘的信和大金融就是这样的一家P2P平台。信和财富的经营模式主要是线下募资(信和财富),线上产品售卖(信和大金融、金信网、资产家)的模式,售卖的产品主要是大额信用贷(信和汇金、信和惠民等进行发放)。2018年年中开始就已经以债转慢为借口不予兑付。2019年5月末,信和大金融、金信网被曝已被经侦查封。


第四种:向关联方输送利益。


P2P行业由于长期没有监管,虽然有所谓的借款人信息披露,但基本都形同虚设,通过皮包公司转移资金的现象非常普遍,如果资金流入到属于实控人自己的公司,就构成了自融,但如果流入到其他相关方的公司,就变成了和关联方的利益输送。


爱投资作为业内知名的P2P平台,在长期的运营中就存在给关联方进行利益输送的行为。平台借款大户大多都是关联方,其中有一家名为南华深科的公司借款在2亿左右,其实控人恰好是爱投资的B轮投资领头方恒润华创的实控人,其在爱投资中持股比例为6.25%。当代系在爱投资平台借款在2.5亿左右,而爱投资实控人赵春霞曾当选当代系旗下ST厦华非独立董事,而ST厦华和爱投资的担保机构微弘商业保理是同一实控人。星河系在平台借款目前未知。爱投资实控人旗下的步森股份的股权就是赵春霞从星河系实控人徐茂栋手中接盘的。


第五种:打折回收债权,收割投资者。


P2P平台不只是投资之前全是雷,甚至平台出了问题也都是雷。很多P2P平台在爆雷后都会在兑付计划中为投资者提供即时退出的选项,只不过如果选择这一选项,就要接受投资者持有的债权进行打折。一般来说,厚道靠谱一些的打折在七折左右,窟窿太大只能通过收割投资者完成兑付的打折比例一般在1-3折。这主要是因为一般爆雷平台经过经侦催款,最终可以追回的资金就在30%-40%这个水平上,爆雷平台自主完成的资产清算,肯定会小于这个数字,更不用说还有很多平台通过低折扣回收债权收割投资者。


标签: 投资者   资金   公司   投资   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