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减肥 > 年轻人抓紧了!现在减肥就是给子孙万代积福

年轻人抓紧了!现在减肥就是给子孙万代积福

佚名 减肥 2020年10月26日

年轻人抓紧了!现在减肥就是给子孙万代积福

对于现代人而言,这世界上除了「钱难挣」以外,最令人焦虑烦恼的大概就是「肥难减」,胖纸的生活中总是充满了各种心酸瞬间:


  • 感觉快要饿扁了,一摸肚子还是小腹三层。
  • 吃完饭,一低头,看到肚子比胸还凸出。
  • 吃饱后坐下来感到窒息,被自己的肉给憋的。

作为一个坚持减肥多年的资深减肥人士,我时常十分不甘十一分自责:为什么十顿少吃才瘦一斤、一顿多吃胖回两斤?为什么我就是管不住嘴迈不开腿?


命运不给力!


我也不争气!



然而,我发现我太冤枉委屈自己了,这一切,其实根本不是我的错!


“管不住嘴”不是我的错

2018年,《PNAS》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管不住嘴”的肥胖人士大脑形态发生改变,异于健康体重人群,且这种变化会遗传。


1200位志愿者数据显示,肥胖人群有其典型的“肥胖脑型”:大脑杏仁核的体积增加,在面对食物诱惑时产生更强烈的食欲,且负责“叫停”的右脑前额叶皮层受到损伤,“定力”比一般人更弱。


通过研究志愿者的兄弟姐妹,研究人员还分析了这些神经行为特征与肥胖之间的遗传关系,结果显示,这些表型与BMI指数的遗传相关性为77-89%。


2019年,《PNAS》发表了另一项研究,苏黎世大学研究团队的动物实验结果表明,母亲营养过剩,会将肥胖和代谢障碍传给直系后代,甚至会传到第三代。


高脂饮食诱导母鼠肥胖后,不仅出现了跨代传递肥胖,还让第三代产生了容易“沉溺于享乐”的行为,比如对酒精、药物等成瘾物质更敏感。


真是太阔怕了,不知道我的胖是不是我奶奶或妈妈的锅我相信肯定不是奶奶和妈妈的锅,但我绝对不能再胖下去了,毕竟“一胖毁三代”,现在减肥,就是给子孙后代积福了!


“易胖体质”我能怎么办?

肥胖、代谢障碍等是通过什么方式遗传给后代的呢?很多人都会说:基因!但不只是基因,其实还有另一条“遗传通路”——肠道菌群。


近年来,越来越多研究证据表明,除遗传因素外,肥胖、糖尿病、高血压等肥胖相关问题与肠道菌群密切相关。2020年3月《Science》发表的一篇研究发现,肠道菌群对肥胖的影响,可能在婴儿在子宫孕育阶段就开始了。


小鼠实验发现,母亲怀孕时的肠道菌群对胎儿日后的健康发育有长远的影响:当母亲肠道细菌的某些代谢产物不足,小鼠出生后很容易一吃就胖,并发展出代谢紊乱,而孕期补充膳食纤维,可以帮助孩子预防代谢相关疾病。


另外,已有充分研究证据表明,出生方式与喂养方式可影响肠道菌群,剖宫产出生及非母乳喂养的婴儿,后期肥胖和2型糖尿病风险都更高。


又怪我亲妈?emmmmmm……先不敢聊这个,等等,我好像也快要当妈了!这么说,以后怀娃了可不能胡乱吃喝,赶紧摒弃给孕妇疯狂大补的错误做法吧!怀孕了也需要吃上足够的膳食纤维呢!


两岁时就已经注定要胖了

2018年,科罗拉多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婴幼儿时期的肠道菌群组成可能包含肥胖的早期警示信号。他们分析了165名婴儿0至12岁的BMI数据和肠道微生物数据,发现两者之间有着神奇的联系。


数据显示,第10天和2岁时的肠道菌群与儿童BMI显著相关,2岁时的肠道菌群组成能够解释超50%儿童的BMI指数变化。


而且,后来肥胖的孩子在其2岁时BMI并不高。婴幼儿早期肠道微生物群组成与后来的BMI指数之间存在某种联系,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这种联系变得强烈。


研究人员认为,可据此开发出依据肠道菌群识别肥胖风险的工具,及早发现有风险的孩子,利于提前预防。


原来我今天的胖,可能在我两岁时已经注定了,要是我爸妈在我两岁的时候知道多好啊!运动、饮食习惯要是从小培养,长大后命运都不一样了呢!


虽然我的父母当年无法了解到我的肠道菌群,但现在正为人父母的你们已经可以了解自己孩子的肠道菌群了。


通过肠道微生物基因检测,可检测儿童肠道菌群基因信息,全面评估肠道健康情况及儿童肥胖风险,指导精准干预。越是在儿童肠道菌群发育早期,干预的时间越充足,干预的机会越充分。


VV观点

2017年,首部《中国儿童肥胖报告》发布。报告指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儿童的超重和肥胖率不断攀升。


1985年至2014年,我国7岁以上学龄儿童超重率由2.1%增至12.2%,肥胖率则由0.5%增至7.3%,相应超重/肥胖人数也由615万人增至3496万人。


预防儿童肥胖刻不容缓,父母不肥胖、孕期要健康、出生早干预,是预防儿童肥胖的三大要义,让我们一起努力,给宝宝们更好的未来~



参考资料:


[1]Uku Vainik, Travis E. Baker, et al.,(2018) Neurobehavioral correlates ofobesity are largely heritable.PNAS,https://doi.org/10.1073/pnas.1718206115


[2]Gitalee Sarker et al., (2019) Maternal overnutrition programs hedonic and metabolic phenotypes across generations through spermtsRNA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Doi: 10.1073/pnas.1820810116


[3]Ikuo Kimura et al., (2020) Maternal gut microbiota in pregnancy influences offspring metabolic phenotype in mice. Science DOI:10.1126/science.aaw8429


[4]Stanislawski, M. A., Dabelea, D.,etal., (2018). Gut Microbiota in the First 2 Years of Life and the Association with Body Mass Index at Age 12 in a Norwegian Birth Cohort. mBio, 9(5).doi:10.1128/mbio.01751-18


标签: 肥胖   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