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 > 染发剂致癌风险有多大?

染发剂致癌风险有多大?

佚名 健康 2020年09月29日

染发剂致癌风险有多大?

使用永久性染发剂的黑人女性,乳腺癌风险提高45%,白人女性则提高7%。 (视觉中国/图)


染发剂这类日化用品的使用非常普遍,可以改变头发的颜色,按染色持续时间和原理可以分为暂时性染发剂、半永久性染发剂和永久性染发剂。这其中,由于永久性染发剂一次染发可以持续的时间更长,这种方便令其受到更多人的欢迎。永久性染发剂的染发效果之所以维持的时间更长,是因为导致颜色生成的化学反应发生在头发内部,而非只是颜料附着在头发上。但同时,由于染发剂中包含大量的化学物质,关于染发剂健康风险的担忧一直没有间断过。


2020年9月2日,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在《英国医学杂志》(BMJ)发表的一项样本量超过11万女性的长期随访研究显示,使用永久性染发剂有可能会不同程度地增加基底细胞癌、卵巢癌、霍奇金淋巴瘤和多种乳腺癌等癌症的发病风险。


具体来看,对曾用过染发剂的人,患基底细胞癌的风险会轻微提升。升高的患癌风险与原先自然状态下头发的颜色可能也有关系,霍奇金淋巴瘤主要与头发自然是深色的女性有关,发色天然偏浅的女性中,患基底细胞癌的风险更高。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乳腺癌,数据显示,雌激素受体阴性乳腺癌、孕激素受体阴性乳腺癌以及激素受体阴性乳腺癌的风险均升高,而且这些类型的乳腺癌,与卵巢癌一起,风险会随着染发剂使用量的增多而增大。


虽然现在仍有诸多相关疑问待解,但是,乳腺癌等癌症风险的发现却进一步凸显了染发剂可能存在的致癌风险。



再次发现

“这些结果跟我们的研究发现实际上相当一致。这两个研究都观察到使用永久性染发剂和患乳腺癌风险之间的联系,特别是对于激素受体阴性乳腺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的流行病学家亚历山德拉·怀特(Alexandra J. White)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们不久前正式发表的一项研究就曾有过类似的发现。


利用一项有4万多35岁至74岁美国女性样本的研究数据,在平均随访8.3年后,她们其实就发现了染发剂可能具有的致癌风险。在这项研究中,参与者报告了自己此前使用各类染发剂以及直发膏的频率情况,并在随后的随访期间,追踪她们诊断出乳腺癌的情况,最终发现有2794个人得了乳腺癌。这一研究发表在2020年7月的《国际癌症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


结合患癌者的其他情况,研究发现,使用永久性染发剂的黑人女性,乳腺癌风险提高了45%,白人女性的患癌风险也提高了7%。而且不仅是染发剂,直发膏的使用也与乳腺癌风险升高有关,考虑到用的量的话,也是用得越频繁,风险越高。


这些发现与最新研究很相似,而且,哈佛大学的最新研究中有更多的样本以及更长的随访时间36年。通过分析此后更多种类的患癌情况和死亡情况,对永久性染发剂的风险情况也有了更多的认识。根据目前的证据,特别应该引起女性的重视。


亚历山德拉·怀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的研究表明,鉴于染发剂以及化学直发膏中的化学物质可能会影响患乳腺癌的风险,女性应该考虑下她们对头发产品的使用。尽管说,总体风险也不算大,只是包括饮酒、体型和体育锻炼等许多影响女性得乳腺癌的因素中的一个。”


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院、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从事环境健康研究的科学家维纳·辛格拉(Veena Singla)没有参与这两项研究,但她也注意到这两项研究的发现是比较一致的。“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项研究的参与者数量都很大,而且研究者对参与者的健康状况都随访了很多年,这些都增加了研究结果的可信度。”维纳·辛格拉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这些研究进一步表明,染发剂中的化学品可能会对人们的健康造成危害,比较担心的消费者可以选择天然的染料,或者改变自己的观念,接受‘白头发也是极好的’。”



悬而未定的风险

这些最新的信号背后,其实是染发剂近20年来一直悬而未定的风险等级。早在2000年代初,染发剂可能有致癌风险的说法就引起了全球不少机构的关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对此曾在2005年发表过一项综述研究,回顾了过去将近半个世纪里科学界对染发剂风险的认识,主要是个人使用染发剂与相应的患癌风险,受样本量的限制,重点分析了乳腺癌、膀胱癌和造血系统癌症等。最后发现,除了血液癌症等在个别研究中发现了证据外,总体上,研究认为证据尚不能有力地证明个人使用染发剂会导致患癌风险升高。


但后来继续有研究发现使用染发剂后患癌风险的提高。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等单位的环境科学研究人员和流行病学家曾在2008年对个人使用染发剂与非霍奇金淋巴瘤之间的癌症风险进行验证。他们使用一项包含了四千多个非霍奇金淋巴瘤患病案例的国际淋巴瘤流行病学研究数据,在更大的样本基础上,去分析染发剂使用的风险。结果确实发现,滤泡性淋巴瘤、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等亚型患病风险的升高与染发剂的使用有关,但这些风险主要发生在1980年以前就使用染发剂的女性中,对于1980年及之后用染发剂的人来说,主要是用深色染发剂的女性,其患滤泡性淋巴瘤的风险相对更高。


考虑到1970年代欧美市场上的染发剂产品曾陷入质疑中,基于安全的考量,对成分进行过调整,时间的分隔可能体现出不同成分染发剂产品的风险。当时,曾有研究项目通过让动物口服染发剂成分验证过相应化学品的致癌性,比如一些芳香胺。而染发剂颜色的深浅通常也与其化学品成分和浓度有关。


实质性的改变发生在美发师身上。2007和2010年,接连有职业环境健康方面的德国科学家通过回顾既往证据,证明美发师群体中膀胱癌发病率的异常,特别是从业时间超过10年的,估计这种患癌风险的提升与他们长期接触染发剂等化学品有关。


2010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美发师或理发师的这种职业暴露列为2A类致癌等级,意思是很可能对人致癌,而个人使用染发剂则因为证据更加有限而列为3类致癌等级,也就是低于有可能致癌的2B类。


最新研究其实也并未得出确切结论,因为除了发现乳腺癌等个别癌症的风险升高外,研究者并未发现个人使用染发剂与其他大部分癌症风险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发现与癌症死亡率升高的关系。


但这种悬而未定的风险状态也并不意味着确定个人使用染发剂一定是安全的。只是相关的支持或反对的证据都仍不够充分,特别是考虑到这类化学品所可能具有的长期影响。



日化产品的长期影响

“需要有更多的研究去识别出这些日化产品中可能导致了癌症风险的具体成分。一旦识别出来,那么这些具体的成分下一步就可以考虑列入管理清单。”亚历山德拉·怀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觉得去理解日化产品的长期影响是很重要的,因为用这些产品究竟会对人类健康有什么影响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诸如染发剂的这类困境在流行病学研究中相当常见,由于人类认识水平有限,很多对健康的长期影响因素难以在短时间内发现和确认。以烟草为例,烟草大规模生产半个多世纪后,科学界才就吸烟致癌达成一些共识。在缺乏足够证据的情况下,科学家之间,以及科学和商业之间的争论和冲突就难以避免。这也意味着当下一些工业产品的生产质量标准,最多只能基于当下的科学认识水平来制定,即便获得了生产许可,也并不意味着所有产品是绝对安全的。


“像癌症这样的慢性病在世界范围内正在增加,而且有证据表明,有毒化学品正加剧了这一负担。”维纳·辛格拉特别关注政策对公众健康的改善作用,建议现在就应对产品中的有毒化学品采取行动,以减轻公共卫生的负担,“要改善政策的话,一项重要的内容就是,在化学品被用于产品前就确定它的安全性。例如,在一个化学品能上市之前,欧盟就要求公司去提供这个化学品安全性的基本信息。”


就中国对染发剂的监管而言,2015年版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中规定了75项可用于染发剂产品的物质。相比2007年的版本,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后于2016年12月1日开始实行的这个新版本,修订了63项物质,删除了21项物质。同时也以注释的形式提醒厂家在产品标签上均需标注“染发剂可能引起严重过敏反应”“本产品不适合16岁以下消费者使用”“不可用于染眉毛和眼睫毛”等警示语。


但一些监管部门工作人员的研究发现,染发剂的质量安全问题不容乐观。比如,湖北省药品监督检验研究院李红英等人2020年4月在《中国卫生检验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就发现,当地2017、2018年在售的106批染发剂中,有30批染发剂的成分检测结果与样品标签标识中的信息不一致,其中有两批还检出了禁用物质邻氨基苯酚,一批次甚至检出禁用物质间苯二胺,认为违法使用染发剂禁用组分和标签标识不一致的现象较为严重。


而从全国来看,国家药监局检查中披露的染发类产品的问题也比较明显。南方周末记者统计发现,2020年以来至9月10日,国家药监局化妆品公告通告中曝光的不合格或假冒的染发类产品达到229批次,相较而言,以往人们关注更多的面膜类产品仅有12批次。烫发类产品发现有问题的也达到88批次。可以说,基于当下的标准,染发剂的安全状况也不容乐观。



半永久性染发剂风险小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目前尚不能针对使用染发剂的风险得出确切的结论,但基于部分证据,染发剂可能存在的致癌风险还是应引起人们的关注,特别是喜欢使用永久性染发剂的人,和频繁使用染发剂的人。


亚历山德拉·怀特还发现,最新研究中只关注了永久性染发剂,而没有考虑其他类型的染发剂,而在她们的研究中,使用半永久性染发剂的人,乳腺癌风险相对没有那么大。她觉得,“如果这些产品对自己有用的话,女性或许可以考虑把永久性染发剂产品换成半永久的。”


而由于最近两项大型长期随访研究都只关注了女性群体,对男性在使用染发剂上的风险,人们知道的相对更少,不过,较早时期发现美发师中膀胱癌的风险更高时,主要是指男性群体。


除了性别之外,发色方面的疑问尤其耐人寻味。四万多人的研究中,使用深色染发剂的黑人女性有更高得乳腺癌的风险,有四千多个非霍奇金淋巴瘤患病案例的研究中,患滤泡性淋巴瘤的风险相对更高的也是用深色染发剂的女性,而最新的11万多人的研究中,发色问题也成为一个疑点,霍奇金淋巴瘤风险的提升主要与头发自然是深色的女性有关。


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针对深浅发色提出一个假设,认为女性可能更喜欢用跟她们自然发色一样颜色的染发剂,这样头发原本是深色的人就会用深色染发剂,而深色的染发剂浓度更高,由此可能造成了风险的升高。但是发色天然偏浅的女性中,患基底细胞癌的风险更高就没法用这个假设来解释了。


所以,总体而言,诸如性别、种族、发色以及癌症风险类型等疑点,都需要更多研究去揭示。而在确定性的结论到来前,根据现有证据,至少应该意识到染发剂是有可能存在风险的。


南方周末记者 王江涛


标签: 风险   研究   发现   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