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文 > 犹记荷花处

犹记荷花处

佚名 美文 2020年11月09日

犹记荷花处

看荷


看荷,仿若夏日必赴的一场场盛筵。


红的、粉的、白的荷,全像天鹅般伸长着颈,在南普陀寺,在富厚堂,在柳叶湖旁的池塘,在所有适合荷生长的地方,袅娜着,纤弱着,摇曳着,出淤泥而不染着。


常幻想小区也有一池荷,我每天去陪陪她说说话,领略她初绽时的羞怯,怒放中的恣意,残局间的不惧。看她若旧时优美的女子,无论谁走过她的身边,她都低首做着女红,始终保持亭亭的姿态。


“田田八九叶,散点绿池初。”初长成的“翠钱”,有人会去探访,有人会不着急。最被惦记的,往往是盛夏那一池清丽及半池荷香。夏荷,总让人在不卑不亢中,生出些许庄重与自持。让人在一缕风过,恍若入了池塘。但秋叶寥落时,大都以为荷不在了。他们并不知,残荷会坚守在池塘,化成另一种清冷与决绝,直至来年要腾空间给新荷才被清理。间或有画画的人,背着画板去探访,在白纸上勾勒残荷的姿态;更多人只在不经意间,偶遇花事了了的荷塘。可能会有心悸,有隐痛,有眷念,才走远的夏,蓦然间又回到心头。


新建的夏荷,常是那般突兀地转回。


远在市郊的新建,是一个乡。几丘田过去即荷田。远远可见深深浅浅的粉荷,热热闹闹在荷田里。我常恍惚自己也在荷田,但哪一朵才是我呢!我也不止一次见着采莲子的妇人,“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我的目光呢,是抚摸一下荷花,更是在莲蓬上飘摇。总想着,莲子可着急蹦出来呢?


新建的荷,不如池塘的荷雅致与诗意,只似农家的新媳妇,饱满,光鲜,大大咧咧,无拘无束。荷田不知始于何年,不晓得是哪位过客,一传十,十传百,招引来无数城里人。荷田最喧闹的日子,大概也是它最孤独寂寞之时。荷田绿海,自此担负的重任,不仅是结莲子。


荷田每年变换着模样,有时成片,有时一垄。有一回,我明明在田埂边站着,却不知不觉潜入了荷田深处。我看见自己被荷叶掩住半边脸,却努力踮脚、翘首,只为装作与你不期而遇。


你每年都来,拿着单反相机,围着荷田,把镜头拉远拉近。我并不晓得,你能否看到被荷叶有意无意藏起来的我。你在荷田边流连,我在烈日下苦等。我终于累了,你来不来去不去,你有没有瞥见我,甚至,你的镜头里有我没我,都不重要了。


你也许会再来,在清晨或午后,或者在来年。许是一个人,或是一群人。你温暖的目光仍会扫过荷田,定格在那一朵。那一朵可能依旧不是我。而我一如从前,藏在荷塘深处。


秋来,你不会来;秋去,我早已老去。你可能在某个寂寥的秋日,不经意遇到另一池荷。彼时,我在荷塘一隅潸然泪下,只为这一生,可能都只是我遇见你。


而少年、盛年乃至暮年,我始终愿是一朵荷。一朵可能被轻轻忽略的荷,一朵和别的花一样,有过完整一生的荷。


荷为贵


“荷为贵”,是一家农家乐的名字。那里有木质长廊,四周皆荷。我对它念念不忘,还因为它的第三任主人新灵娃娃。


第一次见她,是和文友山泉、羁客在太平溪郊游。山泉跟路过的一位大眼、高鼻、瓜子脸的女子打招呼。她跟山泉寒暄几句后,礼貌地冲我们笑一笑,飘远了。


我被人拉去早春的公坪 水河畔玩耍,新灵娃娃也来了。她穿着一件迷彩服花纹的羽绒服,白皙小脸藏在大毛领里,格外清秀。她跟大家聊天,跟我聊文学。晚餐时不断地给我夹土菜。


一晃到了冬天。羁客几个约去黄岩山上拍初雪。我随口问了句:好久没看到新灵娃娃了。羁客回答:她在秋天查出肺癌,去广州治疗了。我好惊讶,要紧不?他说,不容乐观,说是肺癌晚期。


年后,山泉递信,新灵娃娃不在了。我沉默半晌,好久去的?他说,年后不久。想着她长睫毛下洋娃娃般的大眼睛,我有些怅然。山泉忙说,你不是爱拍荷花吗?等到了夏天,我们去“荷为贵”拍荷花,说不定能在荷塘里遇到她!


挨到初夏的某夜,山泉约我。次日一早,我们去杨村。


“荷为贵”愈发有情调了,走廊上闲散着数张藤椅、摇椅,还有几张小圆桌。一大早没有客人,空空的长廊里,晃来晃去着几许身影。太阳出得早,荷开的开,合的合,不由得使我想起新灵娃娃。她该是今日的新荷,还是昨日的残荷?


我总感觉新灵娃娃藏在哪张荷叶下。我游离的眼神,飘过被木长廊隔开的一池荷。望着此处的荷,身后便有一道目光盯着我:瑞瑾,我在这呢!等我转身,那些荷,在荷叶的簇拥下,又静默起来。


荷花花期长,前后有三个月的样子,每朵荷花呢,说是只能开一周。一朵荷,花期再短,也璀璨了一生;一个女人,何尝不如此?


后来杨村被修高铁征地,“荷为贵”停业了。又一个盛夏,我特意去了一趟“荷为贵”。木长廊仿佛一夜间歪斜起来,走上去,都让人胆颤。荷塘里,野荷在努力挣扎,野草跟荷争着地盘。


老远,我看到了一朵荷,藏在荷塘深处。


我凝视着她,她回望着我,是新灵娃娃吗?她想到过有一天,曾经热闹的“荷为贵”人去楼空了吗?她又可想到,有人惦记着她,就像惦记那些荷一样呀。


一江水,一塘荷


一条大道,划分了昨夜今晨,也隔开两座相互打量的城。


你说,进城吧。我顿了顿,深呼吸,缓步迈进城门。右拐,却错过了胡家塘的夜荷,读到了黑暗里的这条护城河。


小河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万溶江。


这一江水,不如沱江丰腴,不如沅江宽阔,不如金沙江激越。虽见证了古城里千百年来的浮浮沉沉、刀光剑影,却始终温润沉默。


目光所及的这江水,左边是新修的吊桥,中间是跳岩,右边是一座古旧的风雨桥。自跳岩过河,彼岸没有你,没有正弹唱的流浪歌手,没有兜售花环与河灯的小贩……夜夜笙歌的丽江和凤凰,此刻离我那么遥远。只是我仍旧忍不住想起沱江,想起丽江那从雪山上流淌下来的清泉,甚至想起梦里抵达过的茶峒,想起翠翠与她那只黄狗,想起渡船和吱吱呀呀的筒车。


吊桥是古城新物,多少年后才能成为陈迹。伫立在吊桥上,心思随着桥与风微微晃动,俯视桥下的万溶江,怎么也找不着“满涨的潮汐”“雾湿的芦苇”以及“被你所遗落的一切”,而许多年后,有谁会记得我们曾经来过?


这座千年古城,叫乾州。


我们再次进城是次日清晨。一处“小桥、流水、人家”赫然眼前。似在江南遇过,却听不到吴侬软语,没有橹船轻轻摇过,小巧的石拱桥和狭长的石径,将大塘隔成一塘荷、一池睡莲。桥拱下方,睡莲跟荷花在说悄悄话。过了桥,右拐,有一石径折进小池深处,一株垂柳,与分岔口的那株遥相呼应。垂柳守护着池里几朵寂寥的睡莲,水面如镜,连对面木屋和青砖屋的倒影也一同陪着它们,仿若都是怜惜这些睡莲,没法像盛夏时三五成群地躲在荷叶下说说体己话。青砖黛瓦飞檐翘角的一栋民居紧挨着这池水,我一直在想,这座深宅大院的地基石是如何跟池水相安无事的?若折回下桥处两条石径的分岔口,继续右拐,沿着桥的方向径直前行,左边是一塘荷,右边是稀疏一池睡莲,一条石板路引向前方,直至走向环塘而居的十几户深宅大院。一塘荷,满目的绿,偶有残叶拽着衣角,零星的红荷懒洋洋地兀自想着心事……


无人知晓胡家塘的荷与睡莲换了多少拨,但在深宅大院里出生成长的一些故人早已离去。他们自小在荷塘边嬉戏玩耍,从这条巷子串至那条古街寻小伙伴,去江里戏水,看女人们浣衣,偷窥风雨桥上的故事……年年岁岁,荷貌似未改变,人却渐行渐远,远到终有一日都沉默在历史的烟云里。


古城可以修缮,故人却再也回不来。不过,始终有一些东西能陪伴着这座古城,比如这一江水,还有这一塘荷。


(选自《新湘评论》)


点分享


标签: 娃娃   荷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