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文 > 人闲 桂花落

人闲 桂花落

佚名 美文 2020年11月23日

人闲 桂花落



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四季流转,每一季都有它独有的风物,等到此物一出现,与节气相对应的感觉便会在心底泛起涟漪。


能代表秋天的风物,在我认为,除了菊花,就是桂花了,中秋时节,傲霜之菊还未开放在东篱之下,幸好还有桂花,不然中秋该多么寂寥啊。


一到中秋时节就谈桂花,未免陈词滥调, 可我总也逃不掉我家楼下园子里此时盛开的几株金桂;


一进院子,那种桂花特有的香甜就会扑面而来,浓得化也化不开,不由便想为它写上一段;


陆游曾说“花气袭人知骤暖”,用在桂花身上也恰到好处,桂花的香气的确是有侵占性的。


古人曾说:“凡花之香者,或清雅或浓郁,二者不可得兼。”


可唯独桂香,既清芬绝空,飘逸凡俗,又浓郁致远,弥空不散。


这也正是桂香的妙处,既清雅又甜蜜,既从容散发又懂得收敛,不经意间飘来,忽而又似远去,熏得人陶然醉去。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白居易的《忆江南》最让我向往的就是“山寺月中寻桂子”,早就心心念念,却一直未能如愿;


“满陇尽是桂花雨,一路芬芳入杭城”,双节长假,前去杭州观赏“满陇桂雨的游客一定不会少;


那种热闹的场面我向来不太喜欢,没有了“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的意境,此时不去也罢。


满觉陇在西湖以南南高峰的山谷中。那一片溪水边山崖下共植有七千多株桂花, 每当金秋季节,繁英细簇,香飘数里,沁人肺腑;


无风花也落,倘若再有点风,桂花便吹得满山飞落,点点花瓣,落英如雨,香满空山;


“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裙”,人行走在桂树丛中,沐“雨”披香,别有一番意趣,故被称为“满陇桂雨”。


据说,满觉陇一带,满坑满谷的都是老桂,花开时香气氤氲,连栗树上结的栗子,也染了桂花的香甜呢。


深谙生活艺术的清人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对桂花的评价是,“秋花之香,莫能如桂,树乃月中之树,香亦天上之香也”;


月中之树,天上之香,日赏桂,夜赏月,农历八月,古称桂月;


传说月亮上有棵桂花树,于是便有了后来芳香流溢的诗词,也有了“吴刚伐桂”、“蟾宫折桂”的典故。


桂花树和月亮,史上最强CP就这样长长久久走到了现在。


从古至今,文人墨客们对这对CP从来都不吝笔墨,在咏桂的诗篇中很多都与月亮有关。


最耳熟能详的是宋之问的那句: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还有杨万里的那首《咏桂》:不是人间种,移从月中来。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


我比较喜欢两首,一首是唐朝李德裕的《山桂》:临风飘碎锦,映日乱非烟。影入春潭底,香凝月榭前。


是啊,桂花最美莫过于临风飞扬的时候。


另一首是明代文征明的《念奴娇·中秋对月》开头一句:桂花浮玉,正月满天街,夜凉如洗


桂花浮玉,桂花像浮在枝头的玉,这是何等的温润,何等的玲珑啊,圆月映照了整个苍穹,月华如练,夜凉如水,如此良辰美景,自是人生赏心乐事。


“寒窗书剑十年苦,指望蟾宫折桂枝”,“蟾宫折桂”寓意着仕途通达;


又因为桂花树翠叶常青,亭亭玉立,不与百花争春,却香冠群芳,因而被文人们赋予了许多崇高美好的意象。


因此,自古文人墨客和官宦之家都喜欢竞相栽种桂树;


《花之语》里写到“在南方,桂树长得高大壮实”,的确,在我国南方至今还保留着许多的古桂树、老桂树;


想起前些时候成都桂花巷那些被砍掉的老桂树,就有些许的伤感,实在是太可惜了,香飘满巷,赏花纳凉的情景想想就很惬意。


曾去过以桂花闻名的广西桂林,印象最深的就是满街的桂树,遗憾的是当时并不是花开的季节,少了一路芬芳的诗意。


在江浙各处,老桂很多,鲁迅绍兴故宅的院落中因种着两株茂盛的金桂,荫蔽了半个院落,得名为“桂花明堂” ,先生童年时,常常坐在桂树下,听他祖母讲故事。


我的心愿,抽时间一定要去西湖满觉陇沐“雨”披香,在西子湖边选一临水的坐椅,泡上一壶龙井,于桂丛中染一襟幽香,闻云外氤氲天香,赏夜空光辉皎月;


正如古人所说“此时情绪此时天,无事小神仙”,任凭光阴就这样老去,即使就这样交付此生,也心甘情愿!


[ 我是七味,一盏清茶,一卷古书,一支素笔,在这喧嚣的尘世烟火中修一段清喜的时光,拥往昔入怀,将日子轻描淡写……]



标签: 中秋   桂花   此时   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