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文 > 左手流年,右手烟火,于寂寞深秋,轻拾一地细碎的美丽

左手流年,右手烟火,于寂寞深秋,轻拾一地细碎的美丽

佚名 美文 2020年12月03日

左手流年,右手烟火,于寂寞深秋,轻拾一地细碎的美丽

秋天是一个让人安静的季节,又是一个薄凉的季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一缕秋风,一片落叶,一场秋雨,便能让你沉醉,又让你莫名地伤感。




斑斓的叶,纷纷扬扬地铺满石阶,仿佛指尖片片剥落的时光,洒落一地细碎的从前,让人无从拾捡。


不知不觉中,秋意已浓,秋色渐深,那些曾经苍翠的时光渐次凋零,只剩下突兀的树枝,仿佛忘记了浮华与苍凉。


漫步在瘦长的清秋时光里,细闻静美秋阳的味道,轻触古老城墙上斑驳的光阴,静听岁月细流无声。




无论是人生还是季节,进入秋季后,总有那么多的过往需要细细梳理,那么多的错过的人需要慢慢怀想。那随季节凋零的叶,也曾演绎过一场浩荡的岁月繁华;那逐渐踟蹰的脚步,也曾路过诗酒年华的美丽,也曾在笙歌里挥霍过年华。


岁月回风,深秋迟暮,惆怅也好,潇洒也罢,都已是流水浮烟。


都说这是一个寂寥的季节,仿佛连光阴都覆满了青苔。其实春花和秋水一样,青春和暮色一样,都是时光流转的寻常。




幼时其实最爱的便是秋日时光,那时没尝过光阴的冷暖,不知韶华的短暂,只在村庄一寸无涯的时光里,守着寻常的幸福。


秋天的山村演绎着一场华丽,青山被秋风一层层染遍,如同一幅色彩丰富的油画。农人在田间忙碌着,将水稻收进粮仓,随着藤蔓的枯黄,将斑驳的南瓜和挂着白霜的冬瓜也一一露出真容。


农人荷锄走在田埂间,或牵一头黄牛,或背着大大的竹篓,遥看天边晚霞。几亩水田,几畦菜地,几树桂花,几缕炊烟,几处秋鸭扑水,几队归雁飞过,那时光阴不染尘埃,时间悠远苍茫。






走过几程序风雨,几载浮沉,再看旧时的风景,白露蒹葭,秋雨暮色,无端地便生了伤感。那年,亲手栽下的桂树已亭亭如盖,高过屋檐。而爷爷当年用过的拐杖却被存放在光阴阑珊的角落,在时光里腐朽。


漂泊在外的光阴里,我总以为可以停留在远去的岁月里,庭前的茉莉会年年绽放,始终洁白;亲人会始终守在故乡的槐树下,当你每一次带着疲倦归来时,他们会用温暖为你洗去薄凉的世味。在这里,我还是那个踏着暮色回家的小女孩,母亲总会将灶火烧旺,煎炒烹炸,而父亲则在葡萄架下呡着一杯老酒。


那时云淡风轻,草木荣枯;那时炊烟袅袅,亲人安在;那时叶落不染悲,秋雨不成愁。我坐在旧时庭院里,从黄昏到日暮。


后来终于明白,时光浸染了秋天,在落叶上写下流年易逝的愁怨,在秋雨里谱写诗意的哀婉。那年的茉莉早已荒芜在时光深处,被蔓生的野草所取代;那些守在故土的人,也早已染上岁月的风霜,换了旧时容颜。而我,早已被时光抛远。






流年似水,行走在红尘陌上,时光梦里,那些隐藏在光阴深处的云烟旧事,或凋零,或冷落。而我们,却仍然要随着时光一起流转。


时值深秋,河山静美,淡淡凉风一如似水年华,仿佛早已走远,又恍惚停留在昨天。将长长的过往托付给昨天,只将余生妥善安排,守着此时流年,朴素静好。


标签: 时光   岁月   那时   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