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文 > 秋,来年再相见

秋,来年再相见

佚名 美文 2020年12月20日

秋,来年再相见





翻开日历,立冬在即。春去秋来,转眼是冬。倏忽之间,草荣了又枯,花开了又谢,枝绿了又秃。忽的想起《老子》的一段话:“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




当晒好第一盆秋水,沐浴了秋的温暖,我便与秋一路同行。朗诵着范仲淹的词句“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我一次次醉在无边的秋色里。轻拾那若蝶若掌的梧桐叶,轻抚那秋风过处的连天草,倾听那一场更比一场寒的秋雨声,细细品,慢慢行,忘了秋将远离,冬之将至。






伫立于苍茫的旷野,“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已悄然成来年的期盼。天空少了些许湛蓝,阳光缺了些许温暖,风衣已不敌冬日即将抵达的寒。那塞外的飘雪早已漫天飞舞,那围炉的火光再次把冬天点燃。






徘徊在收割后的田野,满眼不再是醉人的金黄。稻谷的馨香早被农人收进了粮仓,那红红的高粱已弥漫着醉人的酒香。立冬的风声已将时令传递,田野里又将是耕种的风景。“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一垄垄麦苗将在农人的播撒中钻出土里,一行行油菜将在农人的躬耕里拔节茁壮,一幅幅盛世春光也将在来年绽放。






穿行在落叶纷纷的树林,满地黄叶堆积。“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已夹进书页,成为冬日里温馨的回味。那率先拉响秋色的梧桐,已将满树的叶片写上秋霜,也用一串串的圆果诠释了春华与秋实。那遥远塞外屹立的胡杨,在朔风里,落尽最后一片金黄,又将悄然孕育再一次蓬勃。而秋叶们,灿烂了一季,挥洒了一生,把阳光多情的赠予,交还给大地,化作春泥,枝头再吐绿。






夜色初上,仰望苍穹,秋月已是最后一轮。“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月华如水,悠远清冷,落入草丛,洒入树林,随着浅浅的摸底河静静流淌。“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那轮“及至中秋满,还胜别夜圆“的明月已打包收藏,静待来年再签收。






深夜又至,侧耳倾听,蝉鸣早已消逝,蟋蟀也不再高歌。偶有几声,颇显疲沓,颇显势单,在这冷冷的秋夜,让我不禁感慨秋虫的执着:


蟋蟀在堂,岁聿其逝。


今我不乐,日月其迈。


无已大康,职思其外。


好乐无荒,良士蹶蹶。


译文:


蟋蟀在堂屋,一年将到头。


今我不寻乐,时光去不留。


不可太享福,其他得兼求。


好乐事不误,贤士该奋斗。






一春一秋,一岁别。不见了桃红李白,不见了波渺柳依,与春挥手,轻轻作别。不见了繁花簇簇,不见了蛙声阵阵,与夏回眸,依依不舍。而今,不见了秋虫声声,不见了稻花馨香,与秋凝望,道声珍重,来年再相见!




(注:图片来自网络)


标签: 来年   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