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文 > 不允许质疑的 就不是科学

不允许质疑的 就不是科学

佚名 美文 2020年12月22日

不允许质疑的 就不是科学

原创 漫天雪798 观念的后浪 昨天




文|漫天霾


世界上的知识多得难以计数,哪怕是最聪明的头脑,也只能掌握其中的极少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是无知的。这带来两个问题:第一,对不懂的问题应该闭嘴,这是对知识的敬畏和一个立志于学问的人应有的谦卑。第二,既然人是无知的,生活中又要面向未来进行不断的选择取舍,那么我们会不会因不晓得应该相信谁,不知道如何判断,而像“布里丹的驴”一样走向毁灭?


并不会。


市场经济是一个广泛的社会合作网络,是每个人运用分散知识进行分散决策和自主行动的过程。事实上,正是由于知识无限分散,合作才显得尤为重要。任何人都不可能全知全能,因此一个人不懂得某方面知识很正常,只要参与社会分工合作,各自发挥比较优势,用自己的生产与他人交换,就能享受到无比丰富的物质生活资料。就像我们自己,无论如何也造不出一支铅笔或者一个别针,但我们都享用到了。这就是分工合作的好处。


我不懂化学,但我知道巴氏杀菌乳没问题、罐头产品没问题。我不懂医学,但我看病只认现代医学,不去看老中医。我不会去吃土鸡蛋和土鸡,我不相信农民种的菜就是“天然无公害”,我更喜欢超市的菜……


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和判断,并乐意与他们交换?因为我相信科学,相信工业化、规模化生产,相信市场经济,相信竞争是最好的监管机制。我并不需要懂所有的科学,只需要具备科学思维。


对这一认识的任何反驳,都是无稽之谈,而且都是反人类。说它是无稽之谈,是因为市场竞争和分工合作的机制能够让最诚信、最优秀、最会服务消费者的人胜出,将那些品格和能力差的人淘汰出局;自由交换能够实现富足的目标。这是像物理定理一样颠扑不破的真理。说它反人类,是因为如果你反对市场,排斥工业化大规模生产,你应该自己去种小麦水稻,自己去养鸡养猪,那意味着你认同地球上应该饿死一大半人口,而且剩下的人都生活在自给自足的极端匮乏的原始状态中。


市场经济能够实现什么样的目标,是经济学揭示出来的科学的、永恒的结论。所以,在生活中自己不懂的领域,如果让我选择相信谁,我选择相信经过市场竞争洗礼的科学家和学者。原因就在于,他必须接受消费者的检验,其言论的真实性和科学性,是他们的生命线,他有最大的动力维护自己的声誉。如果敢信口开河,市场分分钟将他淘汰出局,不带丝毫犹豫。


可是,一旦某些专家学者被人豢养、衣食无忧,选择和判断就变得困难许多。他会替权力背书,并在权力的庇护下不允许他人质疑;他们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水平一流,唯一缺乏的就是真才实学,然而却有充分的话语权,让人们无所适从。


那些“专家”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他们不用接受市场的检验,只需得到上司的宠爱;不用听从消费者的指令,而是听令于权威的调遣。他可以不尊奉科学和真理,不为自己言语负责,而是迎合上级的意志图其所好,成为背后那个更大的权威的传声筒。这时候,他已经不再是科学权威,而是政治权威;科学也就不成其为科学,而是以科学面目出现的宣传。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他说的任何话当然都要高度怀疑。因为权力的逻辑就是扩张自身侵犯他人,并且千方百计消解自身责任。即使看似美好的美国式分立制衡体制,也不例外。


况且,即使单纯从学术标准看,其水平也大可怀疑。一个人若不允许质疑,就是假定自己永远正确,由此丧失了进步的可能性。然而科学正是在质疑中进步的。它不但不怕质疑,而且欢迎质疑,直面竞争,甚至欢迎推翻它的种种努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正确。真理从来不是自封的,而是在接受挑战中证明的。经不起质疑的科学不是科学,更像是巫术。


所有科学,都必须采取和平的说服和论证来传播,使用暴力的庇护,只会使科学名誉扫地,并且使人们分辨和决断的成本急剧增高。它破坏了市场上应有的信任,进而破坏了合作网络,最终必然减损每个人的福利。而当人们难以判断、无所适从的时候,反过来又会求助于权威,让他替自己做主,因为人们总是厌恶不确定性——一个恐怖的结局总比没有结局的恐怖好得多——哪怕他其实是瞎指挥。这可能正是有些人的目的所在。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凡是不允许质疑的,必定不是科学。凡是不允许质疑的科学家,都是披着科学外衣的政治权威。这条原则,可以用到任何人身上,不论他名头有多大。


所以,要相信市场,不相信权力;要信奉市场逻辑,摒弃强盗逻辑;要赞美经济的手段,排斥政治的手段。


标签: 相信   科学